岳父二三事


西雙版納新聞網 來源:西雙版納新聞網 編輯:吳桐 2019年10月14日 09:29

□ 邱曉靈


在舉國歡慶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緬懷為解放事業流血犧牲的老一輩革命者,正是因為他們拋頭顱灑熱血,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我的岳父就是千千萬萬革命前輩中的一位,盡管他已離世十年,但他對黨無限忠誠、剛正不阿的精神,所體現的老共產黨員形象,卻總是閃現在我眼前,揮之不去。

岳父是云南邊縱九支隊的一名戰士,解放前在景谷老家讀書時參加革命,隨后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那血雨腥風的日子里,能夠冒著生命危險走上革命道路,必須具備非凡的膽識和勇氣。憑岳父的家境,他完全可以走另一條路,但為了解救勞苦大眾于水火,岳父義無反顧地走上了革命道路。

解放初期,岳父所在部隊的主要任務就是追剿國民黨殘匪。岳父因為會說傣語,組織派他化裝成貨郎前往邊境一帶搜集情報。一次,到勐混執行任務,岳父以貨郎身份住在一位叫玉金的傣族家。一天賣貨回來,玉金把他拉到一旁,悄悄指著飯桌旁的幾個陌生男子,用傣語告訴他:“這幾個人剛才打聽你,你小心點……”岳父吃完飯,假裝醉酒先上樓睡覺,他把床鋪弄成有人熟睡的樣子,并在床邊放了一雙鞋,然后悄悄騎馬到鄰近寨子去了。第二天,他看到自己在玉金家的床鋪被刀子劃開了3個口子,刀是從樓下捅上去的。要不是玉金通風報信,他肯定活不了。雖然岳父是笑著講這個故事,我們卻能想象那驚心動魄的場景。

上世紀60年代,岳父被發配回老家景谷民樂進行改造。回鄉務農的生活及“臭老九”的身份,使岳父受到前所未有的嘲諷、譏笑、批斗……但是,肉體和精神上的打擊沒有壓垮他。據我媳婦講,那時每天晚上,岳父都要被村民開大會批斗、跪瓦片,被批斗完回家,他都要把孩子們召集起來讀書,天天如此。那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呀,委屈、無奈……岳父卻從沒有對孩子發過火,默默承受一切。22年間,人一生最美好的青春就是那樣度過的。

有時,我在看紅軍長征的影視劇時就想,紅軍指戰員爬雪山、過草地、吃草根樹皮,他們經歷了生死考驗,一次次從鬼門關爬出來,錘煉出了鋼鐵般的意志。有著鋼鐵般意志的共產黨員,還有什么困難克服不了呢?一天,岳父從街上撿到一張廢報紙,看到了“四人幫”倒臺的消息,知道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國家要為老干部平反的政策。他馬上寫信給當時的景洪縣公安局,不久就收到回信。信中說,公安局也在尋找他。

1979年,岳父平反回到景洪縣公安局,當問及有什么困難,對組織有什么要求時,他說沒什么要求。而現實是,岳父一個人每月68元的工資要養活多病的妻子和5個孩子。我問他為什么不請組織安排孩子就業呢?哪怕就一個。他說,比起在革命戰爭和“文化大革命”中去世的那些戰友,他至少還活著,國家還很困難,就不向組織伸手了,一點小困難自己可以克服。后來,家里接連出了兩個大學畢業生。當時岳父的戰友在州、縣里都有當領導的,可岳父跟家里人說,不要給組織添麻煩,服從組織安排。因此,家里的5個子女都憑本事工作和生活。他這個老革命直到去世都是兩袖清風,從沒有為家里做過一件“實惠”的事情。

他經常以鄧穎超的“自尊、自愛、自立、自強、自信”為座右銘教育孩子,孩子們不但沒責備父親,還以此為榮。

岳父于2009年7月1日離世。追悼會上,單位給他蓋上了黨旗。我想,這該是他最大的遺愿吧!


關注西雙版納報微信
本報微信公眾號
手機讀報
手機讀報
關注本報客戶端
關注本報客戶端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西雙版納報》和西雙版納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復制、轉載、鏈接、下載使用。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691-2135888
【滇ICP備12003530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80018】
版權所有:西雙版納新聞網
越南河内5分彩开奖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