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諾基諾 我心中的歌


西雙版納新聞網 來源:西雙版納新聞網 編輯:吳桐 2019年10月14日 09:29

□ 曉飛



在西雙版納,基諾山是我拜訪最多的古茶山。

20世紀七八十年代,我因工作關系與之有過多次親密接觸,印象最深的莫過于那山溪般流淌的種種軼聞傳說,許多叫不出名字的歌、舞、樂。在這片美麗富饒的土地上,聚居著中華民族大家庭里一個古老而又年輕的民族——基諾族。古老是因為早在母系氏族社會之前的血緣家族時代,基諾族就一直定居于此;年輕是因為國務院1979年2月6日才正式將其確認為單一民族。基諾族群眾主要生活在景洪市基諾山鄉和勐旺鄉及周邊數十個村寨,另有小部分散居在州內其它地方。

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清王朝在基諾山司土寨設“攸樂同知”,修建攸樂城,派右營游擊一員,帶馬步兵丁500名駐守。其轄區范圍東西長1355里,南北寬537里,囊括了瀾滄江以北普洱茶古六大茶山地界。此時,基諾山種茶已成規模,制茶業也相當繁盛,巴亞、洛特、司土、亞諾、巴坡等地都是茶葉主產區,每年約有外地1000多匹馬來此馱運茶葉,巴坡寨還有能制作茶膏的加工作坊。據《滇海虞衡志》記載:“普茶名重天下,此滇之所以為產而資利賴者也。入山作茶者數十萬人,茶客收買運于各處,每盈路,可謂大錢糧矣”。基諾古茶山成為興于元明、盛于清朝、名重天下的“普洱茶”六大茶山之首,也就理所當然。

清道光二十五年(公元1845年),為輸送貢茶和外銷普洱茶,專門修筑了攸樂至思茅廳、普洱府的茶馬驛道。方國瑜在《閑話普洱茶》中記載:“清道光年間至光緒初年,普茶運銷盛極一時,印度商旅馱運茶、膠(紫膠)者絡繹于途,還有緬甸、錫蘭、暹羅、柬埔寨、安南等國的馱馬商隊,每年來往于西雙版納……”據稱,當時基諾山年產茶葉8萬斤,曾吸引大批內地商人、農民來收茶和種茶,促進了茶葉的發展,增進了民族文化的交流。以基諾山為首的六大茶山出產的普洱茶,為何能名揚萬里?除了質量上乘這一決定性因素外,貢茶的品牌效應想必也相當重要。“普茶名遍天下,味最釅,京師猶重之。”貢茶數量大,每年約耗千兩白銀,折合12萬斤稻谷的價錢。那些至今依然郁郁蔥蔥的古老茶樹和隱隱約約的茶馬古道,便是這段歷史的見證。

20世紀八十年代初,基諾山被列為熱帶山區建設試驗示范區,確立了“以林為主、因地制宜、綜合發展”的方針,古老的基諾山恢復了勃勃生機。茶葉、砂仁、橡膠成了基諾山主要的經濟作物,在科技專家的指導下,高產栽培試驗成功的速生密植茶園,奠定了基諾山綠色產業基地的根基。



基諾族沒有文字,歷史文化靠語言和歌舞世代相傳,特殊的地域環境和生態環境使基諾族的歌舞文化有著與眾不同的韻味。概略統計,基諾族民間音樂有:習俗類的賀新房、哭調、婚嫁歌、年節歌,宗教類的白勒泡調、莫丕調、勞動生產儀式歌、生活歌,娛樂玩耍類的情歌、迎客歌、教育諷刺歌、狩獵歌、兒歌、哄娃娃調、勞動號子、舞蹈歌、小調、新民歌等三大類17種;民間樂器有直簫(別拖)、嗩吶(別拉)、別貝(缺口笛)、別別(稻桿笛)等吹管樂器,有迪西(三弦,拉弦樂器)、迪特(三弦,彈撥樂器)等弦樂器,有基諾大鼓(司土)、七音竹筒(奇科·布咕)、铓、镲等打擊樂器以及樹葉(阿帕)、哨子(宵別)等特殊樂器。

民間歌舞有大鼓舞、賀新房舞、祭祀舞,自娛性舞蹈有姑娘舞、兒童舞和外來的跳笙等。這些民間歌舞展示了基諾族豐富真實的情感世界,生動表現了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歌舞風格粗獷爽直、熱情奔放。

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基諾大鼓舞漸漸淡去了濃郁的原始宗教色彩,成為年節喜慶和對外文化交流不可或缺的歌舞品牌。2005年被正式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的基諾大鼓舞,是基諾族傳統文化的典型和象征,具有悠久的歷史淵源和豐厚的民族文化底蘊。

基諾大鼓只有在重大祭祀活動中才能敲響,如過“特懋克”節、祭祀愛神“鐵羅嫫嫫米遮”等。祭祀大鼓時跳大鼓舞,是基諾族最隆重的原始宗教活動,因為它與祖先崇拜、人類繁衍密切相關。相傳,遠古時候,洪水泛濫,淹沒了大地上的一切。創世始祖阿嫫腰白,把瑪黑瑪妞兄妹和糧食、一個雞蛋放進大鼓里,并告訴他們:要等到聽見大鼓咚地一聲響時才能出來。兄妹倆在大鼓里任隨洪水漂流了許多時日,終于聽到大鼓的響聲。他們劃開鼓面鉆出來時,發現大鼓停在杰卓司基作密地方。大鼓里還跳出一只大公雞,對著初升的太陽喔喔啼唱。這里便成了基諾族的發祥地。阿嫫腰白送給瑪黑瑪妞的三顆葫蘆籽種下以后,只有一棵長出藤子,結出一個房子一樣大的葫蘆,里面似乎有人在說話。阿嫫腰白指點瑪黑瑪妞,用燒紅的木棍烙穿葫蘆,從葫蘆里出來了基諾、布朗、哈尼、漢、傣等民族的祖先。他們在阿嫫腰白的教導下,學會了各種生產生活技能,開辟了各自繁衍子孫的家園。基諾大鼓的傳說說明,基諾大鼓在基諾人心目中有不可替代的至高地位,因此制作基諾大鼓是一件極其莊嚴神圣的事情,有諸多嚴格的程序和禁忌。

如今,在基諾族年輕人心目中,祖先神靈和基諾大鼓不再神秘,他們要走出山寨去擁抱新生活,延續了千百年的基諾文化生態開始了嬗變。許多承載著民族歷史、社會重大事件、生產技能和精神生活的敘事長歌、舞蹈、樂器、祭祀文化、習俗禮儀、獨特的制作技藝等,還沒有來得及發掘、整理、傳承,藝人和能工巧匠就先后辭世了。

另一方面,接受了漢文化教育和外來文學影響的中青年開始嘗試書面文學創作,涌現出許多可圈可點的書面文學作品和勤奮執著的基諾族作家與文學愛好者。如洛克曼沙卡(張志華)、白忠民、沙波海麗(周海麗)、羅向明、陶潤珍、木臘者(王志強)、張鑒、陶亞男、包么(張云)、邱曉靈、納標(張璨)、者肖攸卡、阿布基諾(張揚)、飄杰攸卡(張小平)、張曉麗、李曉艷、王偲倫、車都(周雨欣)、鼓陽飄妞(孫貝)、頗哲(張尚卓)……這些作家的作品無論從題材、內容到形式,都吐露著基諾族的獨特馨香。

基諾族民族文化的傳承保護扎實到位、發展喜人,鄉政府駐地有群眾文化服務中心,村村寨寨建起了科技、婦女、老年文化室和體育活動場地等設施。在群眾文化蓬勃開展的基礎上,基諾族作家、音樂家、舞蹈家等文藝人才陸續涌現,實現了基諾族歷史上沒有書面文學的“零的突破”,基諾大鼓舞于2006年被正式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8年,基諾大鼓舞傳習所在基諾文化服務中心掛牌成立,基諾大鼓舞的傳承培訓全面展開。2009年9月,基諾大鼓舞赴京參加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調演。

新時代的基諾族,正以嶄新的風貌走向全國、走向世界。


關注西雙版納報微信
本報微信公眾號
手機讀報
手機讀報
關注本報客戶端
關注本報客戶端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西雙版納報》和西雙版納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復制、轉載、鏈接、下載使用。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691-2135888
【滇ICP備12003530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80018】
版權所有:西雙版納新聞網
越南河内5分彩开奖软件